桂林2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来源:桂林2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发稿时间:2020-03-28 01:17:13


3月23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曾强调,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正在加速。从确诊首例到全球病例数达10万,花了67天时间;而达到第二个10万仅用了11天;第三个10万仅用了4天。

这3种情景分别是:基本传染数(R0)为2.25,重症风险人口比例为0.1%(下图中灰色);基本传染数2.25,重症风险人口比例为1%(绿色);基本传染数为2.75,重症风险人口比例1%(红色)。

“意大利的高死亡率主要是因为年龄。早期数据显示,病亡者的平均年龄高达81岁。”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专家张作风教授对澎湃新闻说。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为什么两个同样有着高比例老龄人口的国家,老人的感染率大不相同?这背后两国社会文化和老年人的社交行为习惯不同,或许是一个被忽视的重要原因。

从博雷利的表态中可以看出,意大利目前的检测力度并不够。虽然意大利目前所进行的检测总数已经超过欧洲大部分国家,但仍有大量轻症患者没有得到检测,这些患者在家隔离后病情加重甚至出现了死亡的现象。

意大利则不同。深受地中海文明影响的意大利人热情外向,喜欢群聚社交活动。“意大利是典型的老年社会,老年人都是‘社交狂’ ,见面喜欢行贴面礼。而且意大利人尚亲情,很多人三代同住,这些都助长了病毒传播。”张作风说。

一些流行病学家认为,德国进行比大多数欧洲国家更多的病毒检测,也可能是导致死亡率降低的重要原因。由于死亡率的高低同时取决于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当分母不能真实反映该国的患病人数时,死亡率自然会偏高。这种情况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伊朗。

在意大利北部重灾区生活的当地人西蒙尼向澎湃新闻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证明意大利人对户外社交活动的热爱。“我们镇上有一个公园,两个礼拜前的周末,可能有超过一千人在那里晒太阳,只是因为天气好。”他说。

最后,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德国雄厚的医疗力量,也可作为低死亡率的一种可能解释。